【受】:享受与承受,你都得受得住才能活在道上

 

 

 

痛苦,我承受的住

福份,我享受得住

 

 

 

好處和福分,我享受得住;痛苦與煎熬,我也承受得住,只要我受得住,你就動搖不了我的根本和我的真心,心不動則萬物靜,歸於當下,歸於源頭,歸於如是本來。

 

 

 

 

人都會遇到氣數變化,當這個氣息呈現比較重、比較沉、比較渾濁的時刻。就像陰晴圓缺,氣就是這樣變化莫測的。在這個時刻仍然是一個字“受”字,受著它。可以說就像烈火在淬煉你的機會一樣。在你受的過程中,你會發現,有人說咬牙挺過去,有的人就是這樣默默的受得住。

 

 

而與之相對應的是心急火燎了。天地降烈火淬煉你的心,是因為你心裡有雜質。當你心成為承擔的時候,天地變化莫測,你心光明自見。但是人體在這個地方自熱而然有淬煉的地方。所以在這一刻不要變成你的小性子,變成你的小脾氣。心急火燎的出去,急匆匆的想要去解決,辦事,處理,隨處發火。不是這樣的,而是讓自己的心,讓自己的氣息穩穩的承受在這裡。慢慢的你會感受到一股真火,這個是你真性情裡面的火。

 

 

因為你用一顆真心,一顆真性受著這個事情,這時候真氣慢慢的被激發,被產生,被凝結。這個過程我可以確定的說,它不是一個享受的過程。因為它被稱為“承受”。

 

 

當遇到事的那一刻,也不是你什麼都不做,你該做什麼就做什麼,但是那個心態不同了。該去處理的時候還去處理。你的內力不是往事情上去使,原來這個事情讓你徹底焦頭爛額,迷失自己,心裡崩潰,怒火叢生,裡面氣息紊亂,亂發脾氣。或者嫁禍給自己家裡人等等.......只要你的性子沒有練到那個地方,性子心急敗壞,火急火燎。遇見事情受不住了,以一種邪能的方式發洩出來。而你內心其實知道這件事情跟外邊的人沒有關係。

 

 

在心態上,在理念上,這個氣數的到來,跟任何外人沒有任何原因和關係。如果看起來是你的工作造成了你,或者某個人的工作失誤造成了你,或者某個人的行為造成了你這樣的狀態。這都是看似的,你注定要有這樣的一個氣數、一個經歷、一個體驗。因此,如果不是他也會換成他人,這些事跟旁人和外人是沒有關係的,你一定要明白這一點。

 

 

這樣你才能把你的神從外人的焦點那裡收回到自己這裡,把你的神和魂魄收回來。不然一遇見事情,你容易把它嫁禍或者責備歸結於外面的人,外面的條件造成的。你就很容易失魂落魄。魂失到造成這個事情當事人那裡或掉進了造成這個事情的條件那裡。而這時候,你這個人的裡面就六神無主,神沒了。

 

 

所以明白這一點之後,你的神主你魂魄的運,你的氣數自己承。它不是大事,這一切真的就是“常事”,懂了這一點,你就在道上。

 

 

當福來的時候,這個時候你要練習的是另一個“受”字,就是“享受”。比如說你終於到了你想去的那個餐廳,點了你想吃的那道菜。這個時候你就需要好好的受得住,在這個當下受住了。或者你嚮往的那個事情終於來了,這個受是享受。“享受”是能夠受得住能量變輕盈時候的能力。

 

 

而“承受”是你能夠面對能量變沉重的時候的那個能力。這兩頭缺一不可,當你不懂的享受,你受不住這個福,這個福來了之後,跟禍來的時候是一樣的。這個擺在這兒,我受不住了,或者耀武揚威了,或者如履薄冰了,或者欣喜若狂了。總之,這個氣也就走歪走斜了。

 

 

然後這樣東西太好了,你不是去責怪它,把你的魂魄放在外面。而它對你的誘惑太大了,迷惑或誘惑讓你這個魂魄注入到了上面。比如說現在有很強的攀比心,想要奢侈品,比誰的奢侈品更強。就像你的靈魂不在你的身上,在你的奢侈品上。只要它的奢侈品更貴一點,比它更有價值點。

 

 

換句話說,外面的好東西把你的神魂分散出去,由哪些地方決定了你這個人的成功,決定了你這個人的地位和價值。女人想的是那個富有的白馬王子,男人想像的是一個驚天動地的一些東西,事業什麼的。你們知道每個人有自己針對性的那樣東西。然後你的魂魄是到了那個地方去了。

 

然後你就是六神無主了,好像丟了魂一樣,因為你的魂不在你的本位上了。

 

 

所以這個福禍來到你這裡,禍來了,承受不住;福來了,享受不住,就全都跑掉了。那這些不過是常態的氣數而已。這個“享受”是我們要鍛鍊的一個很重要的能力。我記得以前有句話叫:“無法承受的生命之重”,後來我寫了一篇文章《無法承受的生命之輕》。大家知道天人也受不住那個輕。

 

 

天人在享受那個“福”的時候,變的自以為是,變得評判他人了,變得功高自傲,變得紙醉金迷。是因為你沒有受住那個輕,反而把這個“輕”送到了邪門邪道上。因此滋生了一種個人主義,滋生了一種假借這個自我形象而喪失了根本。享受呢,你真的去“享”,用享的方法去“受”,用“承”的方法去“受”。那麼你就不會那麼容易偏離你的根本之道。

 

 

身邊偶遇了一些人,這些人很有共鳴,一拍即合,非常的歡喜。那麼這個人陪伴在你身邊。有的沒的隨便找一些話聊聊,隨便說說話,對說的話不要認真,不要把你的神魂放在那些話裡面。而旁邊的這個人在你旁邊,他就這樣溫存著存在著,你就這樣受著這“享”就行了,兩個生命的陪伴,兩個生命的存在,就是這份“享”。

 

 

然後發生了一些事情,許多機會突然降臨在你面前了。可能小機會還容易受得住,大機會你就受不住了。覺的這機會能夠左右我的人生,改寫我的命運,然後你就這樣幻想著讓自己飄飄然了。這個時候守“受”的住這個“享”。不管天大的機會擺在你面前,天大的好事擺在你面前,大不了像天那麼大,你受得住這個天就行了唄,你就享這個天,這不就叫享天倫之樂嗎。

 

 

地負責“承”載,天負責“輕”享,輕重的輕。天和地就在你的氣數裡面共同的存在。遇到事情我們像大地一樣承載,承受。因此當遇到天大的好事時,你的心不為所動,你的心就像這個天那麼自然的去受這個天倫之樂的“享”。你的心受的了這個享,徹徹底底的去享,這個時候你這個人就不會被煽動,鼓吹和利用。

 

 

有些東西擺在你的面前是激發,調動,不是發自內心的動力。源於對好處,利益的動力,這個好處不一定是金錢,這個好處也可能是來激發你的動力。只要是外界引發你動力的,都是一些在你真心之外的東西。那你不會真正享受這些人,你會受不住這些“享”的。

 

 

所以,痛苦,我承受的住;好處和福分,我也享受的住。只要我受的住,你就動搖不了我的根本,和我的真心和真性情。所以這個享受和承受,這兩個“受”字。一頭天,一頭地,一頭輕,一頭重,是我們每個人都是要受的。祂也會在我們的人生中交替反覆出現,像白天和黑夜一樣,你需要適應和習慣。

 

 

不要只偏向一頭,追求一頭,或者拋棄另一頭,摒棄另一頭。大家總是說:光明是用來照亮黑暗的,我還想說黑暗是為了證明有光明的存在。這是雞生蛋,還是蛋生雞。你不能用二進制物種的邏輯去看我們東方人包羅萬象的智慧。所以這個兩頭的“受”就讓這個人的氣息和真氣才能真正的越來越強,越來越穩。

 

 

比如說,我剛才說的受不住這個“享”的時候,你會把自己的精氣投注在外面的好東西上,受不住這個“承”載的時候,把自己的精力投注在外面的壞東西上。兩頭都受得住,你不會把自己的精力投注在外面的任何東西上。而是滿滿的注入你的心海,你的心田,百川入海。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都是天地的氣數增加你真氣而來的。

 

 

天給你的氣以浮、輕和享給你受,增加你的造化。地給你的氣以重,以濁,以沉讓你去承受,來注入你的真氣。撥開表象,裡面都是真道。

 

 

所以大家明白了,你能承受到了這個層度,你能承受得了這兩端的“承”與“受”,你才能積澱出大地的德,你才能夠領悟到天地的道。所以你這個人厚德載得了物,天道承得了運。你這個人才真正的在氣上,在運上、在道上。

 

 

承受與享受,是天地給每一個眾生,每一個生靈最大的造化,最高的祝福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文轉載自“Rama創世者世界”

作者:Rama   編輯:惠心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嘟嘟公主

嘟嘟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