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已找到我自己,我就是我的女王。
原創 2017-12-18 Tutti 祈梵手記

 


“我只講自己的故事給你聽”
      ——敘述 by Tutti


今天,這篇文章與以往我寫過所有的文章都不同。我以對話敘說的形式去完成我內在的清理。這些文字,是一種情緒的爆破,是以往所有模式的結束。它,寫給我自己看,寫給我父母看,也寫給所有遇到我的人看。


現在,我已醒來,終於看清了這場人性的遊戲,多年以前,在我最痛苦的一段時期,姐姐告訴過我一句話:我是一切的根源。那個時候,根本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。但這句話一直深深紮根在心裡。直到週五早晨,我才真正明白了它的含義。


地鐵上,透過玻璃看到自己,與自己對視。盯著眼睛,看到裡面潛藏的淚水,看到自己一直以來的壓抑,看到自己給自己的限制,看到自己給自己的定義,看到自己的委屈,看到自己的恐懼,也看到自己的愛與神性。我們生來便擁有本自具足的力量,為什麼在成長的過程中一點點喪失。我們本以為自己強大,有能力養家人,有能力養自己,我們可以在社會中獲得地位,可以獲得權力,可以高人一等。但是,我們給自己的快樂呢,我們給自己的自由呢?我們給自己的愛呢?這些的失去從未是他人造成,一切都是自己的創造,跟他人沒有一點關係。他人只是匹配我們的內在需求去演戲,為了讓我們在痛苦中獲得覺醒,從而脫離出來,對自己的人生負責。開始真正去創造我們富足而喜悅的生活,我們每個人都擁有這份能力。為此,我們真的需要去深深感激那些給我們帶來束縛與痛苦的人和事。佛經說:千百億化身佛,意為佛化身千百億形態來渡我們,我們生命中所牽涉的每一個人都是佛的化身,遇到的每一件事都是在渡我們往更高一層的意識去進化。


此刻,我看到了自己以往以來對生命的設限,一切都是為了匹配我意識的設限。從小一來,因為父親對我的嚴格管教,致使我產生了對父親的強烈恐懼,他的一個眼神就可以讓我心慌。我知道,我一直說很愛他,可內心依舊沒法真正去與我的父親相處,我害怕和他同處一個空間。長大後,由這份恐懼我生發了出了對男性和對衝突的害怕,即使在幾段感情中我處於被在乎的位置上,但我依舊害怕,我害怕對方一句帶有生氣的話語,害怕對方發脾氣,基於這種擔心,我會在很早時候便主動結束戀情。三段感情,時間都基本只維持兩個月。我害怕被他人評判,尤其被父母評判為異類,每次父母擔心我是個怪孩子,我表面上看起來不在意,但其實心裡非常難過。因為日常性格的太過安靜,喜歡的事物太過小眾,不喜歡社交聚會,他人便總覺我很孤獨,其實在這樣與自己獨處的時刻,我很開心,非常開心。因為害怕他們的評判,所以,我做自己喜歡的想做的事情要小心翼翼,害怕自己做的事情會讓他們感到怪異。如靜坐,如讀有關生命的書,如做瑜伽等等。在與父母的相處中,我有很多的恐懼,但也有很多對他們的需求。我一方面說自己獨立,說自己不搬出去找房子住是因為父母不希望我離開,他們有太強烈的拒絶反應。可是,歸根結底,現在才發現,原因就在於我內在其實是不想搬出去的,我享受著沒有房租壓力的小資生活,享受不用做飯被母親照顧的生活,享受生活吃食不用自己買的生活,我享受父母所給予我的一切,以為不和他們要錢就是獨立,其實自己依舊是個巨嬰,我享受在家的安逸,就要承擔父母牽涉限制的不自由,因為他們給了我這樣的不自由,我才能享受在家生活,才能給自己。歸根結底,一切都是為了匹配我的需求。我才是一切發生的根源。如今,我已經在這樣由無意識和假象創造出的矛盾和痛苦中覺醒出來,我不願意在和自己玩這樣的遊戲了,玩夠了,累了。我要拿回自己生命的全部主導權,我100%對自己負責,對他人0需求,0期待。我不再恐懼被父母評判為自私,評判為怪小孩,我就是怪小孩,我就是跟大眾不一樣,你說我著魔了,那我就是魔女,我完全愛自己,完全為自己而活,我深深知道自己所處於的位置,我知道我擁有愛一切人的能力,先愛自己,再無條件的愛所有人。


現在的我,在大家眼裡是一個優雅,溫婉,沉靜的女生。在他人面前,我也一直因為這樣的評判而或多或少的扮演著這樣的角色。在高三之前,我一直都是非常活潑,非常熱鬧,愛玩,貧嘴的女生,雖然後來經過一些事情的發生,自己的性格生生被壓了下去。但我知道,我體內一直都有非常狂放的一面,我有很多面,嫵媚的一面,安靜的一面,調皮的一面,野性的一面,所以,我今後不會定義我是哪一面,也請認識我的朋友不要定義我是哪一面,當你定義我時,我就被限制了。


現在,看到了自己太多的意識卡點,金錢的,關係的。一直以來,因為他人對自己的影響和成長的環境,對金錢會處於恐懼和算計,怕失去金錢,父母強加給我的觀念也是要去攢錢,要精打細算過生活。所以我雖然敢花錢,但對金錢的流出仍處於算計的地位,仍然會摳門,會計較。一次吵架,父親衡量我成功的標準竟然是我攢了多少錢。我說我不會攢錢,我會讓錢花在我想要花的位置上。我以為我淡泊金錢,我不需要那麼多錢,只需要剛剛滿足自己所想要做的一切就好。我給自己在金錢上也設定了這樣的一個關卡,所以,金錢不會流向我很多,只會流向我我剛剛足夠的那些。現在,我打破這些,金錢從來不是不能拿到檯面上的物質,相反,它是一份愛的能量,幫助我們去體驗我們想去體驗的一切。我想要豐盛的金錢流向我,我會帶有覺知的用這份能量好好愛自己,愛家人,讓它流動到它能幫到人那裡,我不會攢錢,不會讓這份能量停滯。現在我不怕承認我身上的所有缺點,我要把身上的全部缺點拿到檯面上來講,這樣就再也不會讓這些牽制我,那些被我深深隱藏的負面能量去控制我。


這一年走來,我追求內在成長,去印度,學瑜伽,跳禪舞,寺廟靜修,做煙供,參加靜心營,讀佛經,看有關生命真相的書。有的時候,因為學習這些,情緒會變的低落,我不明白通過這樣的方式到底要多久才能真正活出自在,真正獲得證悟。有時,追求甚至變成了想去獲得那些神聖的體驗。但是,現在通過一位了悟生命真相,活出極大豐盛與自由的老師的指引,我才真正覺醒,我們必須要依靠自身的力量,必須要在這個人世生活中去修行,從關係中看到自己,看到自己還有哪些堵塞,還有哪些意識的卡點,然後透過自身力量突破這些。那個時候,就會在這人世中真正快樂,真正自在,真正喜悅,真正富足。世間變成一所遊樂場,我們於其中自由玩轉。


在擁擠的地鐵裡,我突然明白了這些。突然對自己變得清晰,我看著擁擠的人群,看著因為擁擠而情緒焦躁的人,我們被壓抑的太久了,被自我意識綁架的太久了,深陷在各種遊戲裡太久了,直到真正痛夠了才能醒悟,在金錢的困局裡痛夠了才能醒,在親密關係的困局裡痛夠了才能醒。但是,每個人最後都會醒來。


將舊有束縛剝離,誠實與父母對話,將自己所想跟他們說清。恐懼一直在大腦裡上演著劇情,但當那一時刻的到來,沒有情緒,沒有恐懼,沒有期待,只是一份陳述。這一階段的我,在父母甚至他人眼裡,也許走上了一條斜路,一條沒有未來的路。我允許這些評判的存在,因為這是每個人不同的意識層級所造就的想像。父母說:你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。但我卻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麼,我知道自己在追尋著什麼,也知道自己現在是哪一步,我完全追隨自己的內心,完全臣服於無常生命本身。諸多想法的發生,我無法用言語去同他人解釋,也無需解釋。因為,我們只需要對自己負責。在蘇菲中,我看到了自己,我明白了,我必須對我的生命100%負責,沒有任何人可以削弱我的力量,我拿回自己的全部主導權。只有當你看到自己時,你的生命才開始真正屬於自己。


這次的放下一切,與以往不同,不是為了享樂,不是為了旅行,而是想在路途中服務,想去奉獻自己與幫助他人,想從這樣的奉獻中消融自己。也想看看,當信任生命本身時,我的生活會成為什麼樣子。


想到電影《荒野生存》中我最喜愛的一句話:不是愛情,不是金錢,不是信仰,不是名譽,不是公平,只求給我真相。

 


最後,分享一位北大碩士,紐約創業公司CEO最後找到自己的天賦才華,成為野生畫家,真正活出宇宙玩家的青一老師,曾寫過的一段話:
還原自己的本真。
當你認識自己,你會發現,每個人本來都是天才。蘿蔔,白菜,本質上都是天才,天賦予他們各自天生、自然而具備的價值和用途,這就是天才的狀態,本身就足夠完美,不需要任何努力去成為什麼別的。但由於我們並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,需要探索並認識自己,也就是蘇格拉底那句know yourself(認識你自己)。


還沒獲得對自己身份正確認識的時候,蘿蔔可能會以為自己是白菜,就要努力追求成為白菜,其中表現的最像白菜的那個蘿蔔會被稱為精英。大概就是這麼回事,天才不費努力而成為自己,精英努力成為他人眼中很羡慕的東西。任何讓你堅持、奮鬥、苦逼、凝重,需要效率、毅力、激勵的事兒都不是從你心裡開出的花兒。屬於你生命的事業是燃燒、熱烈、飛揚、激動、難以抑制的,它會讓你看見心底的原發快樂和好奇,它在你眼中明亮,在你手中發酵,在你心裡炸開花,在海底也能看見星空。


我的人生,一不規劃,二不總結,三不囤積身外之物。走哪算哪,死哪埋哪,目標和慾望一同風華掉,只剩興趣驅使行為。我愛我活過的每一天,絶不抄襲我的前一天。


願你成為自己的歸宿。

 


感謝你來看我

惠心老師的學生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嘟嘟公主 的頭像
嘟嘟公主

嘟嘟公主

嘟嘟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